手表

5628
发表时间:2020-07-13 17:55作者:侯玉平

  我读小学时的那个年代看到戴手表的人觉得十分神气,多希望自己也能戴一块啊,哪怕是戴一会儿也好,但村上没有一个戴手表的,只有学校的郭校长戴着一块手表。


         那个年代手表绝对是奢侈品。普通人是买不起手表的,小孩子就更不用想,但小孩子有好奇心,戴不上手表,却喜欢用圆珠笔或钢笔 在手腕上画手表,自己画不好就让哥哥或姐姐给画。画在手腕上的手表也觉得十分神气,至于,时间无关紧要。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小孩们在手腕上专注地画手表还了一阵。那时,上画在手腕上的手表也感觉很阔,很有风度,说透彻一些也就是画饼充饥吧。


         其实, 那时戴手表好像时间不是那么重要,大人上地劳动和小孩们上学都靠钟声,时间再准也没用。因此,戴块手表我判断主要是摆酷。尤其是七十年代的年轻人,如果添置了一块手表,就会专门把袖子挽起来,或者在众人面前撸起衣袖抬高手腕看时间。与其说是看时间,倒不如说是亮富


   那时侯农民日子过的温饱还没解决了,那有买手表的想法。当时乡下供销社最贵的商品就是手表和自行车,而买这两样东西,还得要专供票。农民不用说没票,就是有人给票也根本买不起,就是想也不去想。那个艰苦创业的时代,手表上海牌的居多,一块手表120元,这对于一个劳动日分红只有六、七毛钱的社员来说,扣除了口粮款,不买其他 ,劳动一年也买不起一块手表。


        我真正拥有手表是当上民办教师的那一年——1978年三中全会后,那时,我刚当上教师,担心把握不住时间,误了教学工作,就和父母商量想买一块手表,父母也同意,可就是手头缺钱。但要凭我的民办教师补助工资-----每月18元,即使平时不花一分钱已得7个多月才能买到手。而光靠我的补助款,等一年也不用想。为了实现我的愿望,秋后,父亲和几个村民合伙到太原搞副业,到了年底,加上我半年的民办补助费,才买回了一块北京牌 手表,表价120元。第一次戴上了属于自己的手表感觉真的很风光。在教室对着学生不好意思炫耀,但去瞧唱赶会,也和刚有手表的年轻人一样,有时也会故意把衣袖往起撸,生怕别人看不到,或者走几步就抬起手腕假装看看时间,这其实不是看时间,而是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手腕上的手表。


         农业生产责任制后,农民腰包鼓起来了,当地谈婚弄嫁开始流行女方向男方索要三转一响”——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和收录机的彩礼了。其时,手表才真正走进农家,首先戴在了农村新娘的手腕上,随后才逐渐在农村普及开来。那时,手表有男式的、女式的 ,品牌有 :上海、北京、辽宁、钟山、钻石、凤凰牌的……价格有几拾元或一佰多元的。


        现在,我已记不清楚社会上是那一年不戴手表的。好像我是在1995年前后,就不怎戴手表了,戴腻了?还是闲它累赘,我也说不出道理,见大部分人不戴了,我也就不怎戴了。但出去当监考和出门时才戴一戴。2004年我有了手机,手机上有计时器,我就彻底不戴手表了。


        在那个时代,或者说现代这时代, 手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身份的象征,财富的彰显。如今假如戴一块瑞士金表,谁不羡慕?可是如今戴手表的人确实不多了。


        我的青年时代 ,北京牌手表在我的手腕上光彩了好几年,给我找对象也做过重大贡献,同村年轻人借我的手表去相亲也风光过,自信过……而到现在,过去时行的手表成了古董,似乎还有人收藏。现在仔细回忆起来,时间过的真快,当年那种兴致满满戴手表的乐趣也在不知不觉中永远地逝去了。


       我整理书柜时,翻出了那块北京牌手表,我顺手给这块表上了一下劲,表针就动起来了,且发出滴嗒滴嗒的声响,这清脆的声响仿佛在讲述那些被遗忘的的岁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