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访革命老区——左权县豆垴村

2518
发表时间:2020-06-11 16:58作者:刘双凤来源:大今资讯
一辆黑色的“越野”车行驶在蜿蜒起伏的太行深处的山间小路上。

带着我多年的梦想,带着对革命老区的向往,带着对英烈的崇敬,邀好友三五相伴,来到了鲜为人知的秀美村庄——豆垴村。
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0333.jpg


仲夏的绿漫山遍野,山与山衔接着连成一片绿色的海,汽车仿佛是一艘帆船,行驶在绿色的波涛之上。我顿时感到心旷神怡,有一种用语言难以表达的爽朗心情。


车盘旋着行驶到一个高处,有几块石头挡住了去路,年轻的司机随即下车,手脚麻利地搬开了石头。他说:这种情况常有发生,道路必须经常维护。别看司机年轻,但开车的技术很好,在这窄窄的、人工开挖的小路上,没有娴熟的技术不行,这条上山的路使很多开车的人望而生畏。又向前开了几百米,在一个拐弯处,看到一头黄白相间的牛站在路中央,司空见惯地望着汽车和车上的我们。司机小伙说:我们快到山顶了,就在这里下车吧。

车门打开,我的一只脚刚刚踩到地面,便有一股股的草香、花香迎面扑来。我猝不及防像一个喝了酒的人,陶醉了,立刻就爱上了面前的大山。

老牛像迎宾的绅士,站在那里默默注视着我们几个,甩甩细长的尾巴像说:欢迎欢迎请到我们革命老区来我想走近它,摸摸它,但又不敢。正在犹豫间,一头小牛犊叫着跑了过来,牛妈妈应了几声和它的孩子往山下边的水沟喝水去了。
顺着它们走的路线往下看,果然有一个很大的水池子,有大约二十多头牛在水池边喝水,还有几只小牛犊在池子里边戏水,水被搅成了土黄色。仔细观察这些牛大都是黄白相间的模样,看上去很是漂亮。它们慢悠悠地喝着水,不时甩甩尾巴啃几口水池边的青草,并时儿抬头看看陌生的我们。身边一位朋友说:人们常说当牛做马受罪,我觉得当头这样的牛也挺幸福的,无忧无虑、自由自在。他的话让我们都笑了起来。

正在谈笑间,司机小伙指了指不远处说:看,放牛的人来了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我看到了三个戴草帽的放牛人。在和他们聊天时,我知道了一些情况。这些牛是他们几家合伙放养的,牛一夏天就放养在大山上,黑夜也不回圈里。我问:那晚上它们怎么办?回答:晚上它们聚在一起卧在地上休息,把小牛犊围在中间,安全得很。我曾经在大草原上看到过放养的牦牛。一望无际的大草原,小到几十头,大到几百头的牦牛群在绿绿的草原上缓缓移动地啃吃着地上的青草,风景很是优美。奇怪的是只见牦牛,不见放养牦牛的人。因为牧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,所以忙不过来。那些牦牛就是牧民的流动银行。因为经常选择放牧的牧场,所以就得经常搬动蒙古包,牧民也不把钱存在家里和银行,只把钱换成金银珠宝佩戴在身上,走到哪里带到哪里。



没有想到的是,我在太行山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里也遇到了这种情况。不同的是这里是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大山,与平坦的草原相比更具有立体感,增加了可视度。相同的是牛群同样是他们的流动银行。有一位放牛人给我算了一笔账,假如有四头母牛,一年下来又可生四头小牛,这对他们来讲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自己再种一些玉米、谷子,生活就过得很不错了。

聊过一阵后,我们的车继续往山上开,突然看见一头惊慌失措的小鹿,它见到我们嗖地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倒是漂亮的山鸡不怎么怕我们,在汽车前面晃来晃去展示它的美丽。

不远处的树林里,我们看到一个人影,走过去一看是一个采药人。司机小伙给我们介绍,这是我们村的老中医,经常上山来采药。我很感兴趣,立即和他攀谈起来。老中医是一个很幽默健谈的人,给我们就地上了一堂医学知识课。

他讲道,豆垴村的大山里有三百多种植被,有几十种中药材。比如柴胡、黄芩、远志、乌头、党参、夏枯草、蒲公英、茵陈、仙鹤草等等。树木有香梨树、连翘树、六道木、赤木、白檀木、白桦树、山桐树等。他特意给我们讲,这里最珍贵的药材是重楼、五灵脂、猪苓等。他说,五灵脂是一种长得像松鼠一样的小动物,伸开腿能飞,一般住在崖洞里。五灵脂也叫寒号鸟,这种鸟每天搭一个窝到第二天就蹬掉了。它喜欢在固定的地方拉屎,拉的屎像老鼠屎,它住的地方不固定。寒号鸟还挺讲究,在这个山洞拉了屎要到另一个山洞擦屁股,就是在山洞口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擦屁股,时间一长,这石头上积累的粪便多了,老百姓就叫它擦屁股石,这种东西治胃病更好。更奇怪的是寒号鸟只吃苦的东西,什么苦吃什么,有苦植物的地方就会有寒号鸟。


02



豆垴村位于山西省左权县拐儿镇西北,距离县城60公里,距拐儿镇10多公里。现至今日,豆垴村仍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山村。走进豆垴村,就走进了清凉,走进了宁静,远离了噪杂,使人的心情得到放松,享受到一份奢侈的安宁。我想许多文人雅士追求的可能就是这种自然状态的生活吧。比如我们知道的竹林七仙,比如陶渊明,比如苏东坡,比如郑板桥,比如王维,比如孟浩然等等。无论世道怎样污浊,他们的精神是自由的。在月明之时,约三五个朋友喝点小酒,吟吟诗句,弹弹琴,聊聊天,是多么的称心快意,而豆垴村就是能给人提供一个解放精神世界,还原自我的一个好场所。

石板盖顶的房子,石板铺成的街道,让人觉得进入了时间隧道,感到了历史的久远和沧桑。太行山独特的地貌结构,使豆垴村每一座山都显得那么凝重,那么沉稳,那么漂亮。我对朋友说,你看豆垴村的山多好看。朋友便顺口吟出了辛弃疾的两句诗:“我看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看我应如是。”我说:青山妩媚,青山妩媚,对!对!就应该用妩媚来形容。


确切地说,豆垴村的山没有泰山的雄宏,没有黄山的俊俏,没有山水甲天下的桂林的山灵秀。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的漂亮。她干净,她温暖,她朴实,她内敛。四面环绕的山把豆垴村包裹在中间,使小村得到了保护,日本人打了八年也没有找到过这个小村庄。

豆垴村的人喝的是清凉、甘甜的山泉水,开水壶里没有水垢,端一碗喝在口里沁透心肺,清凉解暑。我想起了一句歌词:好山、好水、好地方。

夕阳就要下山了,余辉给群山涂上了金黄色,我看着这样的景色惊呆了,这不是最美的山水画吗,我们就是那画中的人。

我轻轻地走在用薄薄的石片铺成的窄窄的街巷,听到了带有音乐节奏感的蹬蹬声,生怕自己的脚步重,而踩碎了脚下的红石板。



走着走着,我嗅到了一股烟味。四处寻找,看到了一股袅袅青烟在屋顶缓缓上升。寻找过去一看,原来是村主任在用木柴给我们做饭,院子里摆了一个用水缸改造成的火炉,火炉上安着一口大铁锅,大铁锅里煮着土豆、胡萝卜和小米,正在翻滚着冒热气。火炉旁边正在用一堆即将燃尽的灰烬焖着几个土豆,我闻到了烧土豆的芳香。

村主任从灰堆拨拉出一个土豆递给我,我吹了吹上面的灰正要吃,一只毛色雪白的狗来到我身边,看着我手上的土豆。我把土豆辦成两半,给了它一半,它吃得很快,吃完又看我手里的土豆,我又分给它一小半,赶快把剩下的放进嘴里。

开饭了。煮好的饭端到桌子上,一盘烙饼、一盘用花椒油炝过的土豆丝,一盘自家院子里长着的小葱拌起的小菜,加上一碗精心熬制的汤饭。我忘记了减肥,不管不顾吃了很多。抬头再看朋友们,他们比我吃得更香更快。

吃完饭正在谈笑,一位老人走了进来,并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。我拉她坐在我身边,问了她村里的一些情况。村主任抢过话头说:就让她说说自己吧,她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说得老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老人今年78岁,生在豆垴村,长在豆垴村,是豆垴村几十年发展变化的见证人。她说在抗日战争时期她差点死了。她的母亲早上刚生下她,晚上有站岗的儿童团来报,日本人来了!全村老少赶紧出外躲避,往大山上跑。因为怕她哭啼影响全村人,母亲狠狠心把她丢弃在家里,和村里人一起逃到了山上。在山上躲避了三天,没有看见日本人进村。母亲回到家里一看,她竟然还奇迹地般活着。母亲抱着她大哭起来。老人的名字叫逃鱼,就是为了纪念这一劫难而起的名字。没有死了!老人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,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。我的一位朋友走到老人跟前说,大娘让我握握你的手,你是一个有福气的人,赶上现在的好时代,您老就好好享福吧,祝愿你长命百岁。老人和蔼地笑了笑。

豆垴村的人,看我们的眼神都是发亮、热情又慈祥的,他们没有过多的客套话,没有虚假的热情,实实在在,随和虔诚。你觉得他们就是你的亲人,你的兄弟姊妹,你的父母双亲,从心底滋生出一种自然的亲近。我把老人拉在身边,和她交谈了很久。第二天吃过早饭,我们就要走时,老人来了,她手里拿了一个用山上的荆条编织的篮子,执意要送给我做留念,我接过篮子的时候,像是接过了老人的一颗滚烫的心,禁不住流下了难舍难分的泪水。其实,我是一个不爱流眼泪的人,为什么就哭了呢?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。

03



太行山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名山,古代《愚公移山》的神话故事,早已让太行山名扬天下。据记载,写《愚公移山》的作者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列御寇。他讲了愚公不畏艰难,坚持不懈的精神感动了天帝,派神仙把两座山背走的故事。激励人们要勇敢、坚毅、不放弃、不妥协。资料记载,太行山位于中国河北平原和山西高原之间,跨越北京、河北、山西、河南四省市,如一条巨龙盘踞在辽阔的中华大地,绵延四百多公里,是我国东部地区重要的山脉和地理分界线。是一座承载和见证中华民族几千年兴衰历史的名山。

抗日战争时期,我八路军在朱德、彭德怀、左权、刘伯承、邓小平等的领导下,创建了太行、晋、冀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,依托太行山雄关险隘的有利地形,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,取得全国抗战胜利。

左权是一个地名,由一个人的名字而来。那是在1942年5月25日,八路军总部副总参谋长左权在十字岭指挥突围战斗中英勇牺牲,为纪念他,将辽县改为左权县。他为国捐躯鲜血染红这片土地,就成了这片土地的名称,为了抗击日本侵略军,太行山有多少志士英勇牺牲,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。战火硝烟已散尽,但是今天活着的人们没有忘记他们,永远怀念他们。豆垴村的父老乡亲同样没有忘记那一段历史,没有忘记为了抗击日寇流血牺牲倒在他们身边的年轻的生命!



往事并不如烟。

根据原天津市西郊区商业局局长、财贸部部长,豆垴村抗战老兵高来林(已去世)的回忆录摘录如下:

······大约1943年,抗日战争处于关键时期,由于形势非常特殊,中央主要领导干部由山西转去河北,当时在豆垴村与和顺交界处牛难垴发生了战役(和顺县叫阳曲战役)。因为牛难垴距离豆垴村很近,当时就从上庄八路军战地医院分出一部分医务战士到豆垴村,组成第四所战地医院,抢救伤残人员。牛难垴离豆垴村有10华里左右,翻座大山,地名叫红木头梁,当时伤员全是晚上提着马灯,走着大山,秘密翻山越岭来到豆垴村。

当时“四所兵”所长叫钱信忠,主刀医生叫钱正英,还有一个姓钱的,时间长想不起来叫啥名字了。医院在上院设立,西房是药房,东房是手术室,北房是钱正英大夫住所。主要药品由上庄医院秘密送来豆垴四所医院,送药品不敢白天走大路,而是晚上秘密从和顺翻山越岭从富峪沟转送到豆垴村,钱正英是手术大夫,伤员们有的锯腿,有的锯胳膊等,当时药品紧缺,没有麻药,叫的撕心裂肺。居住在各家的伤员都打地铺,有的一个家住十几个人。

每天有多少伤员进村住院,都是晚上来,村里人也不太清楚,要求保密。村里人只知道在村里的下河沟、各泽沟,有多少棺材在大山的崖岩放着,后来由于死的人太多,木棺材不够用,好多死了的战士没有棺材,就地埋在西麻地。这些死了的战士,年龄大约都在20岁左右,是中央警卫团的,还有一部分是朝鲜义勇军。义勇军穿着灰衣服,八路军穿着黄衣服。

当时,所有生活来源、吃饭、粮食全部都是当时村里的任家提供。下西院住着姓高的木匠,是河南林县人,棺材由他来加工。四所流动医院住了多长时间记不清了。死了的伤员全部埋在了豆垴村,大约有100多人左右,其余的伤员好了以后随医院到了河北省······

我在村里走访时,了解到这样一个事情。大山上放牛、放羊的人说,早几年,每到清明节这一天,就有飞机在以前发生过战役的战场上空盘旋并投置很多花圈,祭奠在战场上牺牲的烈士。

当地还有一个多年留下的风俗习惯,每到清明节这一天,老百姓自发地给死去的烈士“泼汤”祭奠。因为老百姓没有什么,只能在自己家里做点汤汤水水来纪念烈士,告慰在天的英灵。

到了九十年代初,村干部组织党员群众捐资、投工,分两期把死难烈士安置到了村里的烈士陵园。他们选了村里最好的一块地安置烈士,以表达他们对烈士的敬重,感谢他们用自己的青春热血保卫了这片土地,使这里的百姓能够安居乐业、幸福生活。虽说不知道他们的姓名,但村里人都知道这就是他们的亲人。他们是新中国的功臣,是豆垴村的功臣,豆垴村的人民永远怀念、永不忘记。

我想,豆垴村的山为什么这样妩媚,豆垴村的水为什么那么甘甜,豆垴村的树、豆垴村的花花草草为什么那么茂盛、那么迷人,因为有烈士们的生命滋养。有生命养育的地方,万物就有灵气。老百姓舍不得离开他们,不忍心不管他们!



在返回家的路上,司机打开了音乐,我听到一首熟悉的歌:

暗淡了刀光剑影,远去了鼓角争鸣,
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,
湮没了黄尘古道,荒芜了烽火边城,
岁月啊你带不走,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
······